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——
  楊小偉 1992年2月9日出生
  侯寶森 1994年7月29日出生
  張曉凱 1995年5月24日出生
  傅仁超 1995年10月28日出生
  趙子龍 1996年7月25日出生
  □本報記者郭毅張沖
  “兄弟你在哪裡,聽不見你的呼吸,只感覺我在哭泣……”1月3日14時,哈爾濱市太古街的火場廢墟中,幾名消防戰士尋找著幾個小時前並肩作戰的兄弟,當他們發現楊小偉時,他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。他是哈爾濱市消防支隊在不到一天時間里失去的第五名戰士,而這5名戰士的平均年齡還不到20歲。
  慘劇發生在2015年元旦假期第二天的中午。位於哈爾濱市道外區太古街727號的一家廚具商店因超負荷使用取暖電器,使裸露在外的電線引燃倉庫塑料,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大火持續近20個小時才得到有效控制,期間11層大樓多處被燒塌。
  燃燒8小時後樓體發生坍塌
  哈爾濱市119指揮中心於2日13時14分接到了第一通報警電話,稱道外區太古街附近的北方南勛陶瓷市場出現火情。9分鐘後,承德消防中隊趕到現場,“立即支援,立即支援!”消防戰士們做好撲救準備的同時,向119指揮中心發出請求。
  據當時撥打報警電話的王先生回憶,下午1點多,市場東北角“火焰山碳業”經銷部位於3層的倉庫突然起火,冒起濃烈的黑煙,火勢順著風向周圍蔓延。“也就幾分鐘時間,我看見後邊的庫房就被點著了。”王先生說。
  1個小時後,哈爾濱17個消防中隊已經出動一半多,消防官兵一邊對火勢展開圍剿,一邊疏散樓內的群眾。
  南勛陶瓷市場成“口”字形,該樓1至3層為商戶,4至11層為民宅,“口”字中部是倉庫。整棟樓里有549戶商戶和民宅,約2000餘人。
  據多名目擊者回憶,“火焰山碳業”倉庫起火時颳著大風,火勢同時向西側市場外圍的廚具商鋪和南側市場內部的倉庫蔓延。市場倉庫儲存著塑料製品,不一會兒空氣里就能聞到塑料刺鼻的氣味,不斷翻滾出的濃厚煙霧將大樓完全籠罩。
  至2日當晚21時37分,建築2層處發生垮塌,幾秒鐘內現場就粉塵瀰漫,消防員撕心裂肺地吶喊,想要衝進去救戰友,被其他人攔住。等粉塵落定再進入火場時,已有多名消防員被埋壓。3名戰士當場犧牲,2名戰士被埋壓,與指戰員失去聯絡。此外,還有13名不同傷勢的消防官兵和一名保安人員被緊急送往醫院進行救治。
  殉職消防員均為“90後”
  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從消防部門瞭解到,3名殉職的消防員為1996年出生的趙子龍,1995年出生傅仁超,1995年出生的張小凱。
  記者3日上午在哈爾濱醫大一院瞭解到,13名受傷的消防官兵中兩名消防員重傷,仍在ICU進行急救,生命體徵不平穩。其餘多數傷員病情穩定。
  哈醫大一院副院長劉宏宇介紹說,傷員的受傷情況主要集中在由於坍塌發生之後的擠壓傷,包括顱腦、胸椎的骨傷,分別在神經外科、急診外科、骨外科、胸外科和ICU接受治療。
  3日,哈醫大一院骨科專家、胸外科專家和護理專家再次會診,為幾位傷勢嚴重的患者確定手術治療方案。
  哈醫大一院急診科的一名女護士對記者說:“我們科收了6個消防戰士,救助傷員整整忙了一宿直到現在。他們真的很棒!他們不斷地問我,‘護士姐姐,你知道某某在哪嗎?某某某還活著嗎?我旁邊躺的是誰?’我哭了,眼淚止不住地流。他們身上全是濕的,衣服都很重。”
  楊小偉和侯寶森是兩名失聯的戰士,已在廢墟下13個小時。3日中午12時許,侯寶森首先被清理現場廢墟的挖掘機發現,已經不省人事。14時許,最後一名被掩埋的消防官兵楊小偉被找到,但已完全失去生命跡象。現場消防人員紛紛摘下滿是冰溜的頭盔,帶著沾滿薄冰的手套向殉職的戰友敬禮,有市民自發為犧牲的五名消防戰士獻花。
  倉庫大火被指是多因一果
  因為哈爾濱室外溫度較低,向火場內打進的水很快就會結冰,很難真正進入倉庫內部,因此,大火在燃燒近20個小時後才得到有效控制。據初步統計,過火面積多達1.1萬平方米,被燒塌的樓板約3000平方米。
  大火發生後,哈爾濱市政府於1月3日凌晨4時25分發佈情況通報,稱“起火的倉庫為非防火重點單位”,對此有網民表示了質疑。按照《黑龍江省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界定標準》規定,建築面積超過1000平方米以上且經營可燃商品的商場(商店、市場)均是消防安全重點單位。
  此外,記者走訪附近商戶瞭解到,南勛陶瓷市場是一座爛尾樓,只有簡單的承重結構。附近居民還告訴記者,大樓建成後因“不合建築標準”,一直沒有取得“房證”,也沒有通過消防驗收。
  而道外區太古街周邊是酒店用品、五金雜物、陶瓷潔具等商品的批發集散地,加之鄰近交通客運站,因此周邊管理混亂,存在明顯的防火隱患。
  2014年9月2日,同樣位於道外區馬克威商廈剛剛發生了一起大火,造成了兩人遇難的慘劇,整整4個月後,南勛陶瓷市場再次發生這種慘劇。然而,為了迎接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暗訪組檢查,這4個月正是哈爾濱市政府全力治理街道髒亂差的最後衝刺期。顯然,一根超負荷的電線不可能成為釀造慘劇的唯一原因。
  本報哈爾濱1月4日電
  下轉第二版
  上接第一版
  據多名目擊者回憶,“火焰山碳業”倉庫起火時颳著大風,火勢同時向西側市場外圍的廚具商鋪和南側市場內部的倉庫蔓延。市場倉庫儲存著塑料製品,不一會兒空氣里就能聞到塑料刺鼻的氣味,不斷翻滾而出的濃厚煙霧將大樓完全籠罩。
  21時37分,建築2層處突然發生垮塌,幾秒鐘內現場就粉塵瀰漫,消防員撕心裂肺地吶喊,想要衝進去救戰友,被其他人攔住。等粉塵落定再進入火場時,已有多名消防員被埋壓。3名戰士當場犧牲,兩名戰士被埋壓,與指戰員失去聯絡。此外,還有14名不同傷勢的消防官兵和一名保安人員被緊急送往醫院進行救治。
  5名殉職消防戰士均為90後
  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從消防部門瞭解到,3名殉職的消防員為1996年出生的趙子龍,1995年出生的傅仁超,1995年出生的張曉凱。
  記者3日上午在哈爾濱醫大一院瞭解到,14名受傷的消防官兵中兩名為重傷,仍在ICU進行急救,生命體徵不平穩。其餘多數傷員病情穩定。
  哈醫大一院副院長劉宏宇介紹說,傷員的受傷情況主要集中在由於坍塌發生之後的擠壓傷,包括顱腦、胸椎的骨傷,分別在神經外科、急診外科、骨外科、胸外科和ICU接受治療。
  3日,哈醫大一院骨科專家、胸外科專家和護理專家再次會診,為幾位傷勢嚴重的患者確定手術治療方案。
  哈醫大一院急診科一名女護士對記者說:“我們科收了6名消防戰士,救助傷員整整忙了一宿直到現在。他們真的很棒!他們不斷地問我,‘護士姐姐,你知道某某在哪嗎?某某某還活著嗎?我旁邊躺的是誰?’我哭了,眼淚止不住地流。他們身上全是濕的,衣服都很重。”
  此時,戰友們還在牽掛著已在廢墟下失聯9個小時的楊小偉和侯寶森,雖然生還希望渺茫,但戰友們決不放棄。
  “找著了!”3日12時許,侯寶森首先被清理現場廢墟的挖掘機發現,已經不省人事。14時許,最後一名被掩埋的消防官兵楊小偉被找到,但已完全失去生命跡象。現場消防人員紛紛摘下滿是冰溜的頭盔,戴著沾滿薄冰的手套向殉職的戰友敬禮,有市民自發為犧牲的5名消防戰士獻花。
  記者從黑龍江省公安廳獲悉,1月4日,公安部政治部批准在哈爾濱“1·02”火災搶險救援中光榮犧牲的楊小偉、侯寶森、傅仁超、張曉凱、趙子龍5名同志為烈士並頒發獻身國防金質紀念章,分別為其家屬發放撫恤補助金兩萬元。
  本報哈爾濱1月4日電
  記者手記
  □郭毅張沖
  一次事先未知有去無回的戰役。從中午開始的大火,直到深夜烈勢不減。1992年出生的“老兵”帶著4個小兄弟,拼命與火舌戰鬥,也許他們知道樓即將被燒塌,也許他們不知道,也許他們什麼都沒想,就是想打一場勝仗。然後像往常一樣,回去睡一個解乏覺,等體力恢復了給家裡打個電話報平安。
  但時間卻永遠定格在1月2日21時37分,被燒了8個多小時的樓轟然坍塌,通紅的火場瞬間變成了修羅場。
  5人犧牲,14人受傷入院。
  曾經生死與共、血肉相連的兄弟,然而他們中有人卻再也聽不到下一次集結號。一場大火撲救結束,消防戰士的臉上並沒有流露出往日的英勇與光榮。當廢墟中挖出最後兩名失聯戰友時,他們沉默地站成一排,眉宇凝聚,低聲抽泣,摘下滿是冰溜的頭盔,舉起戴著凍硬手套的右手,向犧牲的兄弟獻上了最後的軍禮。
  (原標題:青春在烈火中永生)
創作者介紹

帆布袋

lb40lbud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