廖曉玲
  一場夢總有自己的長度
  從黑夜到黎明
  抑或從初春到深秋
  一場夢總有自己的體溫
  從溫暖到燙熱
  抑或從相愛到廝守
  一寸寸的歲月
  就是一個個夢境
  從淺顯到深刻
  從黑髮到白頭  (原標題:一場夢的長度)
創作者介紹

帆布袋

lb40lbud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